您的位置:首页 >  学子园区

相思泪

更新日期:2013-12-9 11:39:14

       相思泪

红豆红时相思起,相思落尽血泪残。为情而生,因情而死。

                                                                        ----题记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初次吟罢此诗,便有一种莫名的亲切与感动隐隐泛着淡淡的忧伤。天生与红豆有着不解之缘,初见红豆便觉着如此熟悉。从此便爱上了红豆,也注定逃不了相思的束缚。曾梦回江南的郊区,窗外的空地上种满了相思豆,风起叶落时,苍凉的原野上那田成了记忆中最美的画面。

 

  一纸的碎语为您轻吟浅唱,一笺心语折叠出道道心痕,却依然羞于寄出。红豆花开,倾城的艳丽。喜欢诗就像喜欢一个人的感觉,绵绵入骨。你最爱写诗,每首诗都在我的指尖九九萦绕,揣摩中凋尽了墨痕。你的字个个如水般轻灵秀丽,在我的心上跳跃成一串高高低低的旋律,高山流水般的清韵直落心底,激起心海无尽的涟漪。

  回想起朦胧的青春岁月,回想起痴迷眷恋的南国风光,心事汇成零零散散的诗行,轻吟浅唱静夜下的歇斯底里。青春之夜,素月消尽,我还在暗夜下,聆听心花开放的声音。

 

  我曾问:你愿意和我一样做一颗草吗?并排而生,风里相依。

  你答:眷恋土地虽然安逸稳妥,然只可立足,不可放目。

  我明白了,你心底一直有前世翱翔的影子。

 

  我是一颗有着前世记忆的草,紫江珠忧伤如水。一世为草,一世为人,做草是为因,做人便是果,为情而生,情殇而泣,泪尽而死。那么,你是我今生要倾泪回报的人吗?为什么我灵魂深处只存储着你的样子?前世我的一生只有一个黑夜,长过好多的白天。破土前,我惊慌地触摸着黑暗的边缘。一声鸟鸣,清晰地响在耳畔,鸟的呢喃啄落了夜色中的恐惧,也缓解了膨胀生长的疼痛,你拢起的翅膀传给了我寒夜中的温度,也给了我一份纠结的心绪。来世你若为人,我一定与你缔缘,你给了我温暖,我拿上么还你?生是绛珠,只会倾泪。

  我守望的南国,鸟鸣声声,一粒红豆,滚落心底。

 

  佛说: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

  我之所以修不成佛,是因为心怀素尺,未能看破红尘。

 

  日复一日在文字里涂抹真实的自己,一抹浅愁渗透了季节。虚幻的遥想弥漫成心上不变的风景,浅紫色的忧伤在曳动,心与心之间能否顺利链接,从不敢想清楚。那一已生根的前缘,早已在无数个月华的洗濯磨淬中晶莹。

 

  水一样的女子,安静的守着文字。梦连天涯,在风里遥望南国红豆轻盈起舞。一纸的碎语,为你低唱浅吟。

 

 

  最终还是你舔破了横隔我们之间的、早已薄如蝉翼的窗纱,在你的注视下,赤裸了的心瑟瑟不已,非冷,是被你读懂的颤粟和狂喜。

 

  在窗前挂上一串风铃,听自己叮叮当当的思念,心暖了,温度来自你的传递,就像前世里的最初。正是梅雨时节,雨成帘,一帘的深梦。心被雨水泡的软绵绵的,那些孤独中的心痕也淡了墨迹。只知心晴,便天天天蓝。那些日子,朋友都说我的笑容异常的妩媚。诗笺连篇,写不完惦念,相思沉沉,红豆已占据所有空间。

  这期间,你直面我的背景已经悄悄变换,直到两个月后,你的信笺变更了地址,我才知道你终究是要做鸟,尽情翱翔。我为你坠落凡尘,爱既深深,伤亦惨重。为了你做一只鸟的志向,我一纸红泪,收回了承诺,一番用心良苦,亦傻亦真。

 

  细雨飘飘,雾气盈盈,宛若一掬前生的云烟。

 

 

  最后的相见,你读着我的绝情,只是仰天轻叹。本已准备好柔柔的笑容送你,准备最后一次眷恋你的温度。怎知笑容沦陷,手掌也冰冷,怎敢触你一脸的冰凝。

  泪如雨,定格了心底的痛,眸光凄绝,纷扬了别离的情。纵然心有千殇,难舍爱痛交织,最后的凝视,凄婉到极致。一段年华,散了天荒地老的梦,厚厚的散语碎了一地,成了此后经年里,不散的余温。

 

  草的前世吸足了水,所以今世才有太多的眼泪。烟雨红尘,一味地沉默,经年累月,依旧月淡风清,花已荼蘼香痕在,深深的牵念常随月光摇曳成缕缕祝福。你离去的那条路,曾经驻足的回望,初时的点滴,总在抬眸瞬间,悄然泪下。

  流逝的光阴碎影却清晰记起我笔尖的依依,春暖的河水有我粼粼的默想;夏日的骄阳有我凝望的温度;秋风里的落花有我记忆层叠的诗行;冬夜漫长有我梦醒了的柔肠。

 

  你成了我寂静时总要回顾的隐痛,有一种牵绊丝丝缕缕。窗口的风铃终于调尽了青春,唱倦了相思。在某个似曾相识的阴霾天,风处不赢一吻,就散了一生的玲珑。

  心底的那颗隐匿的相思豆在泪水的洗染里又红了,红的像血的颜色。冬云缓重,是因为载满了我的思念,陌上烟尘四起,能否带着我一痕祈愿飘过你的心?又一季春暖花开,春风里伫立的惦念也每每入梦。

 

  窗外,一树梨花开在我的泪水里,幽幽一念,就落了满地的雪色。一杯淡茗,满纸烟雨,微凉的梦里梦外,我在等你的消息。 一年多,每一笺素语都斑驳的透明,每一缕思绪都湿的无法站立,魂系蓝天,落泪成冰,梦里也惊醒,你可曾怜惜?

 

  草的前生纠结忧郁,草的今生梦浅情薄,拨去眼前的雾,回首这段重拾的相思,竟是那般失控,关乎报恩,是否已经了结?

 

  耳畔,梵歌似起。佛扣我心。

 

  我问佛:泪尽否,可否回归?

  佛曰:不可,既落尘音,当彻悟。

  我说:已知相思苦。

  佛曰:苦未尽,泰怎来。

 

  独自莫凭栏,看穿狼烟的背后又是怎样的由衷?

 

  相逢相知却不能日日相随,相思相恋却无法时时相伴,相伴相随却无法永久相守。难道一切只是在飘渺变幻之中释放的烟雨?

  </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