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通讯员训练营

你确定要进媒体吗? V.S. 你为什么不确定要进媒体?

更新日期:2013-12-8 15:27:09

    小编手记:今天“新闻实习生群”发了一篇文章《你确定要进媒体工作吗?》,这篇文章引起不小反响。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王钟的针对这篇文章写了《你为什么不确定要进媒体工作?》,小编在这里把两篇文章放在一块,欢迎大家对比阅读。如果您发现好文章,欢迎通过投稿和大家分享,无论是自荐还是他荐,我们都欢迎~

 

 

     第一篇:你确定要进媒体工作吗?

 

  工作大半年了,终于忍不住要写一些真话,给未来想进入媒体工作的师弟师妹们看。

 

  传统媒体做新媒体?呵呵

 

  今年3月份,与我同级的同学都陆续开始找实习,我也进了一家杂志新媒体部做实习编辑。

 

  没去之前,总以为新媒体就是玩些很潮、很时尚的媒体运作方式,做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现,所谓的新媒体部门,就是管着印刷版刊物的网站、微博和微信,而且几乎所有的纸刊的新媒体部门都如此。

 

  相信很多人进媒体实习,是出于想写稿、发稿的初衷,但一个残酷的事实是,当你入媒体的新媒体部门后,你离发稿的目标反而越远了。

 

  网站、微博、微信编辑现在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职位,做过的人都心知肚明。媒体的工作就是浏览大量的文章,无数次的ctrl+Cctrl+V,把别人的东西删减整合后,发到这些产品的后台里。说白了,新媒体编辑是二手内容的加工者,而不是内容制造者。

 

  也有不乏认为自己文采出众,可以让自己的作品登上贵刊贵报的人,但毕竟是少数。有次听一位编辑姐姐说,她把某稿的写作任务交给一实习生,对方很high的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但也基本都是自high,根本不能采用。在学校的时候,新闻学院的学生都上过评论课,这课很容易让未经世事的学生认为,有独到观点的文章就有发表的价值。可是不好意思,能白纸黑字地发自high文章的都是些至少30好几岁的中年人,只有他们才有用文字装逼的资本。

 

  还要补充说明的是,在大多数的平面媒体中,新媒体部门的地位是最低的,人员构成无非是三两个新人加数个实习生,即便是吵嚷嚷要做新媒体转型的媒体,新媒体部门也拿不出有说服力的人员阵容。原因很简单,新媒体暂无盈利模式,只能烧钱博读者一笑,美好前景尚未出现,还得让他们占用编制,在这种情况下,大量招收无薪实习生,可以节约成本。不过需要注明的是,一般新媒体部门都是以年轻人为主,女生居多,气氛也很融洽。

 

  会有人抱怨,那我们岂不成了廉价劳动力了吗?呵呵,进媒体前先成为廉价劳动力几乎是国际法则,即便是入职媒体以后你可能也还是廉价劳动力!

 

  前几天深圳报业集团校招终面,我刚坐好,几位老师就轮番发问,你在深圳有房子吗?有家人在深圳吗?在家里排行老大吗?有没有养家糊口的压力做记者是养活不了家庭的……

 

  当媒体招聘新人不再看能力,而是看是否有生存压力的时候,这就纯粹成为一个底层行业了。没有生存压力的人,又怎么会去做记者?新闻理想吗?

 

  好吧,说到这里,先跟有新闻理想的师弟师妹们谈谈新闻理想。

 

  专业主义应该取代新闻理想

 

  当你大一进新闻学院,新闻理想会不断的从老师的嘴里冒出,这些老师甚至会请一些业内的记者来授课,以自己的采编经历证明新闻理想是存在的。

 

  事实上,直到一两个月前,我仍然相信新闻理想是存在的。

 

  6月份,我结束了新媒体编辑的实习。虽阅稿无数,但没做过记者的新媒体编辑,始终是做不出来好内容的。经过四个月的锻炼,看的稿子多了,明白稿子其实就是那么一回事:99.99%的情况下,无论好坏,稿子是与新闻理想无关的。

 

  专业主义应该取代新闻理想,因为从那99.99%的稿子来看,它们之间只有采编业务是否专业之分,从来没有新闻理想的影子。

 

  学院方面同时也在布置毕业实习的事情,规定了在媒体实习的学生,要有公开发表的文章,才能算完成实习。我很把这当一回事,于是培训后就去了该日报做实习记者。

 

  去外地实习是一件极其悲剧的事情:无薪,自理食宿,租房子这事就是一超级trouble制造机。这也无可厚非,哪家报社缺过实习生要往好的去,就得自掏腰包。

 

  我所在的单位,直到前几天还有人开玩笑说你们报纸可是高富帅。现在这生活环境,一万月薪就算行业高富帅了这真是行业的悲哀,君不见,有些小报记者月薪在三四千的水平呢。这么说吧,我实习所在的城市食宿交通一个月花销最低三千,难怪深报的老师会问有没有养家糊口的压力。

 

  跑了几个月实习记者,偶尔去些活动,做点采访,也还做了一次调查,发在头版上。按新闻学院学生的期许,这已是实习生所获得的再好不过的待见。

 

  需要说的是,大多数情况下,我的采访是在办公室里电话采访完成的,一篇稿子半天时间完成。中午拿到选题,花两个小时收集资料,花两个小时找电话采访,再花两个小时打磨稿子。流水线一样的过程,日复一日的把稿子生产出来,第二天上班进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印好的报纸拿过来,看一看昨天交的稿,然后随手放在角落里,又开始重复一天的选题+采访+写稿。

 

  这样日复一日的工作很容易令人乏味,但是请注意,乏味的远不止这些。

 

  实习的这段日子,我一直抗拒参加一些商业活动。因为所在单位较有名气,所去的活动红包都至少500元,我们报社的老师人都很好,红包一概给实习生,一个月跑两次就解决房租问题了。

 

  参加商业活动的次数多了,我的内心反而充满困惑。每每跑会你都能发现,主办方委托公关公司请来的记者们总是窝在某个角落,他们穿着随意,漫不经心玩手机,有一搭没一搭的与周围的同行聊天,和活动中那些身家百万的大佬们格格不入。因为新闻行业的特殊性,月薪几千的记者需要频繁与身家亿万的人打交道,这并不意外,工作之外,二者不会再有任何交集,这也极其正常。只是当这样一种状况成为行业常态,真的就没有一点问题么?

 

  关于陈永洲事件,媒体人也有呼吁要各家媒体自律的,特别是专业财经媒体,某些报纸的节操为业内不齿,见谁咬谁,拿钱了事。可想而知,陈永洲那样的事情发生已是必然,花钱买新闻在业内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常与玩金钱游戏的人打交道,如何不拿钱呢回到专业范畴,你把记者当职业来做,就跟做银行柜员一样,即便是几亿元放在你旁边,也不会拿走一张,这会有可能么?

 

  惨淡的招聘,灰暗的未来,Who cares

 

  在媒体的这大半年时间里,接触到五六位待人很好的记者,大多数情况下媒体里的老师是对实习生很好的,这也是一些实习生不舍得离开的原因。当然也不乏某些奇葩,据说某晚报的某奇葩老师,会经常派实习生到处参加活动,拿红包回来交给ta,呵呵。

 

  这些老师无一不告诉我,别进媒体工作,做记者没前途。我说,先做记者再转行啊,能把记者做好的人应该也可以做好其他行业。一资深栏目总监反驳我说,恰恰相反,能把记者做好的人,只适合做记者,而且记者行业上升渠道很窄,你做好了一辈子做记者的准备吗?

 

  “你做好了一辈子做记者的准备吗”这是很多对新闻职业有幻想的新人没考虑过的事情。当然也会有人坚持先做几年再跳槽的路线,也确实有很多记者前辈这样做着。但既然确定以后要跳,为何还要进去花个三五年呢纯粹是为了大一大二时候老师灌输给你新闻理想吗为何现在不就做其他未来你可能要跳去的行业?

 

  2014的秋招季已经结束了,惊奇的发现,决定从事其他行业的同学都已找到工作。有的年薪10万,有的年薪8万,而还想着进纸媒的同学,仍然在苦苦等着明年3月份媒体校招季的到来,届时面试官所问的或许与我在深报面试时,那些老师们提问的相一致。

 

  与媒体行业就业形势艰难截然相反,移动互联网、银行、房地产、游戏等几个热门行业纷纷开出10万左右的年薪招揽人才。可即便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还是有不少新闻学子下定决心要从事媒体工作。在深报终面上,我跟几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一块聊,清一色的名校,本硕科班,他们都说自己的期望月薪是三四千,这数字取悦面试官还可以,但生活毕竟是残酷的。

 

  不过也有一种情况,就是之前未对媒体行业有多少了解的同学,对媒体行业的认识还停留在两三年前。一位本科念中传、硕士念香港某大学的女生告诉我,她报的新媒体编辑岗,期望月薪仅仅是4000,我对此只能表示惊讶。

 

  媒体行业更严峻的就业形势非在校生所能看到,这大半年时间来,有关媒体裁员的消息甚嚣尘上。我所在的单位已经不招新人了,某报业内部会议上也充满关于广告收入急剧下滑的忧虑,听说明年广州某著名杂志要把2013年招的新人裁掉80%……还在等媒体校招的孩子们,又怎么知道明年他们会不会招人还招多少人当整个媒体行业的生存都举步维艰的时候,有谁还在乎新人的生存状况长此以往,这个行业的未来,又会走向何方?

 

  小编注:本文首发于新浪微博“@新闻实习生群”,作者要求匿名,本文由新闻实习生群成员邓宇编辑。邓宇是微信公共账号“北京新媒体故事(BJNewmedia)”创始人,如果您感兴趣,可以关注。

 

 

  ~~~~~ 我是深井冰的分割线 ~~~~~

 

 

  第二篇:你为什么不确定去媒体工作?

 

  新闻实习生群发表了一篇实习生写的《你确定要进媒体工作吗?》(以下简称《你》),大概是引发了许多议论。朋友私信我说,担心发了太多负能量的东西,把原来可能成为优秀媒体人的实习生吓跑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质疑,但是通过微博140字的篇幅是说不清楚自己的想法的。

 

  确实有一个值得警惕的现象发生,媒体实习生群体正成为“屌丝”心态蔓延的重地。

 

  从事新闻媒体工作是否“屌丝”,这怕会是一个很有争议性的问题。在《你》文中提到,一万月薪就算行业高富帅了,一些小报记者月薪在三四千。我想作者可能举的是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例子。姑且不论一万月薪是否就算高富帅(在一线媒体,如果努力工作,拿到这个薪水并不算困难),公允而言,其实作为第一份工作,新闻媒体的待遇并不见低。抱怨薪水问题,更具有说服力的往往是从业五年以上的记者——这个行业薪水上升空间不太大的问题,应该是可以达成共识的。

 

  笔者也在求职期间,也是《你》文作者提到的等待明年三月后新闻媒体招聘季到来的群体。目前拿到过的唯一一个Offer来自排名前列的门户网站,我最后没有接受那个offer。原因有二,第一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如果是原创性相对较少的网络媒体,我感觉未来我的职业竞争力并不算太强,也不符合我对新闻工作的设想(尽管面试官极力解释他们在原创领域的突破,但是我们都明白那是在红线边缘的舞蹈罢了);第二个原因,那份薪水,并不算太可观,没有可观到在同样一个单位从事技术工种职员能够拿到的水平,也不提供在这个大城市落户的机会。但是,当我告诉一位在所谓TOP2大学就读工科专业的同学他们提供的薪水时,对方却表达了惊讶,觉得自己就读的这个专业很难拿到这样的薪水。

 

  当然作者可以拿出小报记者月薪三四千的例子,但是我想说的是,一个行业内部收入的差距,未必是一件坏事。过去的一年中,除了完成课堂学业,我还为一份新创刊的杂志写点稿子,杂志提供的稿酬也并不低,单是这份兼职工作的稿酬就经常可以达到“小报记者”月薪的水平(在此期间不阻碍我上课、泡图书馆和保持固定时间的运动)。我在这里想说的是,中国的新闻业也许真面临了行业洗牌的临界点,上世纪90年代末和这个世纪初那个短暂的黄金年代当然已经结束了。如果你只能拿到月薪三四千的工作,你当然有理由思考是否要留在这个行业,但是如果你足够努力,并非说这个行业毫无吸引之处。

 

  话说开一句,曾经我提到过新闻行业的就业门槛问题。至今我仍然坚持认为,行业就业门槛的异质化会导致一些人对这个行业产生不现实的期待。这其实是一个有趣又无奈的现象,就是金融、医学、法学和绝大多数自然科学学科的行业,均有对人才具备一个相对客观的层次划分标准。而在新闻业,这个至今带有浓厚手工作坊气息的行业,就业门槛一边是实用主义,一边是粗糙武断——市场化媒体甚至还有没有读过大学的人当调查记者,而央媒——对不起,就算你平时不看报不懂得报告文学、特稿和通讯有啥区别,只要你符合那个学历条件,可能就被录用了。

 

  新闻行业,本身是一个小行业,除了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以下的采编从业者可能都不会超过千人。与此相对应的是,全国已经有超过800多所院校设立了新闻院系。何况,许多岗位并不对新闻科班出身的应届生敞开。就采编岗位的人才需求来看,供大于求是不争的事实。一些媒体可能在行业洗牌中被淘汰,一些新闻系的学生可能找不到好的工作,掐着指头就可以算出来。

 

  再来说说新闻理想。这是《你》文中明显的硬伤,作者犯下了一个迷惑性很强的稻草人谬误。作者提到稿子之中没有新闻理想的影子,这或许是事实,这篇稿子是否“专业”,固然是评价新闻业务的最主要标准。不过拿“新闻理想”这一价值观来评价技术层面的操作,无疑是逻辑混乱的。

 

  不言而喻的是,从事每一个工作都应该有理想,新闻理想就是从事新闻业的强烈愿望和期待而已。换言之,我觉得从事一个行业没有理想是可悲的。当然每个人的理想出发点可能不同,比如说为了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为了获得较多的经济回报,为了生活平稳岁月静好。新闻理想,可能更突出表现在自己通过努力实现精神层面的价值。怎么能说新闻理想不重要呢?正如作者在在文中指出来的,一些记者会经常和身价亿万的人打交道,专业主义和新闻理想都不可偏废,没有理想,没有继续在这个行业从事的强劲动力,遑论专业?我这里要说一些看上去似乎有点不符合时代潮流的话,但是职业荣誉感的确立,难道不应该再提提战士的保家卫国、医务工作者的白衣天使、教师的教书育人——和记者的无冕之王么?专业是一方面,但是涌动在技术层面背后,为你的行为提供精神支柱的,必定有理想这一看上去虚无缥缈的东西。我想,将理想过度神圣化和把理想“替代”,都是失之偏颇的。

 

  《你》文写作的初衷,是写着想给“未来进媒体工作的师弟师妹看”。作者的意图,或许是为了提醒低年级的同学不要对新闻业抱有不符合实际的幻想。其中一些现象当然也不能回避,比如说大部分媒体新媒体部就是招一个“发微博”的,比如说新闻媒体的实习生待遇保障不好(其他行业是否更好,有待比较),比如说拿红包。如果把这些问题放在行业问题的批判角度上,我觉得说一百遍说一千遍都不为过。但是在我看来,行业问题并不构成劝阻人们不进入这个行业的理由。不然,如何解释公务员系统的“小邹”有那么多困惑,还是无法阻挡人们纷纷报考呢?(见《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机关里的年轻人》一文)。

 

  当然,职业选择如果拿亚当·斯密“理性人假设”来解释,那么为“师弟师妹”描述实习经验,能够帮助他们做出符合自己利益的选择。我在上面一些文字里想要阐明的是,新闻业从业者不应该只洋溢“屌丝”心态,更应该从自身努力中寻找一种尊严——如果你依旧保存一份自尊,你可以做得更好更出色。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没有自尊了,而且有别的选择,那么有必要考虑其他。

 

  作者简介:王钟的,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新闻实习生群创始人。您如果想和他继续交流,敬请关注新浪微博“王钟的”。王钟的还创办了一款微信公共账号“读诗(poemreader)”,这是一款专注于读诗歌的账号,您如果对诗歌比较感兴趣,不妨关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