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地方媒体

[春城晚报]昆明高校讲堂现“侠客” 85后教师穿古装讲课

更新日期:2014-12-10 10:06:10

听何俊讲刀光剑影里的江湖 通讯员 周乐阳 摄

 

最近,在云南大学滇池学院滇池讲堂上,一位着古装的“侠客”,在台上轻摇折扇,与400多名学生谈笑风生,时不时还过上几招。这是哪位大侠?原来,这是该校85后青年讲师何俊以《杀了杨左使还是执掌峨眉派——江湖大侠的人生理想》为题,带同学们重温金庸古龙笔下的爱恨情仇,让在场同学进入不同视角,穿越到了那个处处是侠客,时时把酒言欢的江湖。

用一阳指加热一碗泡面?

灰色布衣、黑色布鞋,头戴纶巾,手摇纸扇,上面写着“孤独求败”。一副古人装扮的何俊一走上讲台,同学们就乐了。

何俊的课从“侠”说起,引人入胜。侠,为何物?何俊的开篇便以史为据,简述了“侠客”从古至今的发展,并重新解读了侠的定义:侠不是强者,相反,侠是弱者。侠恰恰是踏入了文明的禁区、制度的禁区,才成了侠。

侠必须有功夫傍身。“试想一下,你在宿舍,用一阳指加热了一碗泡面……”何俊紧接着讲侠的定义,将目光聚焦到“侠为什么需要武功”,把武侠小说中各种神乎其神的武功招数与校园生活联系在一起,同学们被逗乐并热烈鼓掌。

侠客兵器为何多为剑?

何俊以武侠小说和侠客的历史相互佐证,侠客之所以好酒是为了宣泄情感,抒发心灵;侠客之所以常常用剑,因为剑“正”而“直”,是侠客的人格象征。

他说,江湖上有着杨逍和纪晓芙这样的爱,也有着李莫愁和郭芙长叹“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恨和不甘。提到现代武侠之父金庸先生的射雕三部曲,何俊精辟地概括到这其实就是“三代孤儿三代父仇三代父恩”的故事,而《天龙八部》中关于乔峰的身世之谜更是上升到了一个哲学的高度——“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整场讲座中,何俊妙语连珠,同学们在捧腹大笑之余,又各自对“侠”有着新的思考和感悟。

大侠为何都会选择归隐?

作为滇池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的任课讲师,何俊对武侠有着自己的研究,从早期武侠代表作者还珠楼主、白羽、郑证因、王度庐,到新派武侠小说家梁羽生、金庸、古龙等,何俊都可信手拈来。

讲座最后,何俊谈到了对“侠”归宿的理解:真的侠客终将归隐。纪晓芙面对“杀了杨逍,你就可以做峨眉派掌门”,不假思索地做出了决断,她不会做峨眉派掌门,也没有去寻找杨逍,她孤身一人带着女儿归隐江湖,这就是一个侠客的选择。“其实,每一个社会人都应该像那时候的侠客一样,追寻自己内心的选择,不为他物左右。”伴随着《笑傲江湖》的音乐,讲座结束。

对话

这个侠客“不会武功”

曾以白狐扮相给学生上课

记者:何老师年龄几何?什么星座?会武功吗?

何俊:英雄不问出身,我不过是云南大学滇池学院一普通的讲师。要说武功,哈哈哈……不会。(好奇的记者随后打听到何俊出生于1985年。)

记者:你身着古装为学生做讲座,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何俊:我想把学生们带入到讲座内容的语境中去,今年我还做过《中国神怪小说中的爱情故事——为什么法海不懂爱》的讲座,现场头戴狐耳,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狐狸尾巴,以白狐的造型亮相,同学们很喜爱。

记者:为何选择这样的讲座题材和形式?

何俊:要用传统的教学方式吸引现在学生的注意力已经很难,只有加入一些精彩的文化互动,才能勾起学生的兴趣。单纯老师传授知识的时代已经过去,我也不想做一个“老学究”。文学边缘化已经是大趋势,我也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去适应这一趋势。

记者 罗南 通讯员 周乐阳(春城晚报)

 

 

原文链接:http://yn.yunnan.cn/html/2014-12/09/content_3490814_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