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先锋人物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记巍山老县长毕学书

更新日期:2016-5-7 22:34:30

    老县长毕学书去世多年,他两袖清风回家务农的高尚情操品德至今让人称赞怀念。吆一头小矮灰驴、背一个用山竹编的大背篓、装煤油的土罐在背篓里撞击篾编“咕咚咕咚”响,走在赶街的路上,买米买盐买煤油回家过日子;吆着小矮灰驴,肩膀扛起锄头到山地种洋芋苦荞,砍柴回家烧火煮饭的形象至今在彝山传颂。

    他退休回到故居时,老家房屋长年失修,住宿漏雨破旧成为危房,急需维修,加之当时新九村交通不便、信息闭塞,乡政府特意安排他暂时居住新合食品组,待乡上安排资金维修好房屋后再回家居住,他拒绝:“我退休回家再不能占用单位房屋!”乡上要安排房屋维修资金,他坚持反对,托人到信用社贷款,把自己积累的工资结余拿出来请人简单维修,并说:“能住下就可以了,千万不能向政府伸手,不能增加政府的负担!”

    他退休回家时,正值家乡紫金乡建乡(1988年马鞍山乡分为马鞍山和紫金两个乡)初期,当时紫金乡是全州新建乡镇中不通公路的三个乡镇之一,紫金乡党委政府领导请他帮忙到省州县要项目紫金,他带领乡党委政府领导到省州有关部门一家一家地跑,耐心地把家乡的困难面貌详细汇报,争取公路建设缺额资金。被老县长的真情感动,省州许多部门都安排了建设资金。到省州跑项目资金时,他要求住普通间,沿途的生活费用开支要求必须收他的基本生活费。公路建设开工后,他亲临公路建设指挥部,住临时搭建的帐篷,风餐露宿,跟随施工工人和协调人员起早贪黑,查看地形、路线,沿途耐心细致地做群众思想工作。参加公路建设半年之久,发放野外工作补助时,他提出:“自己的退休工资够用了,再不需要发给我补贴了,把有限的资金用到公路建设中去。”

    他退休回家时,新九村饮水十分困难,乡里安排资金建设饮水工程,饮水管道架设到他家附近时,他提出先解决其他困难户饮水,再考虑他家的饮水管道建设。

    他的妻子儿女都在农村务农,有亲友建议给领导些一封信要求将其孙子安排到当地电管所临时就业,他手执信笺和笔,三思后说:“儿孙只能顺其自然,不能麻烦政府!”

    他时刻关心村里困难群众的生产生活,发动群众种核桃树梨树花椒树梅子树养猪养牛大力发展种植养殖业,对家乡贫困落后的面貌忧心忡忡四处呼吁奔跑……

    他生病住院病情很严重时,有亲属建议给县里领导打电话报告,他说:“不能麻烦影响领导的工作!”临终,叮嘱儿女对他的葬礼要从俭,不要增加亲朋的负担,不准铺张浪费……

    这就是一名退休共产党员干部的形象。

    阅读他的工作简历和组织对他的最终评定,不难看出作为一名从农村放牛娃成长为县长的光辉一生——“毕学书(1926.7~2010.12)男,彝族,高小学历,巍山县紫金乡新九村人。1951年10月参加工作,l953年2月加人中国共产党。1984年4月至1987年4月,任巍山县首届政协党组书记、主席。

    1951年10月,在蒙化县(今巍山县)第三区(今大仓镇)区委会工作。1952年3月,派任为土改工作队队长,先后在第三区三胜乡、第四区(今南涧)一带开展土地改革工作。次年5月,调回第三区区委会工作,任组织委员。l956年11月,当选为永建回族自治县人民委员会副县长。l958年11月,派任为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人民委员会副县长。1964年4月,任命为中共巍山县委员会副书记。次年12月,任中共巍山县委员会副书记,并当选为县长。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县委副书记、县长任职中断,实行‘靠边站’。1969年2月,在‘文革’错误路线影响下,被迫到县‘五•七’干校劳动锻炼。l972年10月,当选为中共巍山县委员会副书记。1977年9月,任巍山县革命委员会副主任。1981年2月,任巍山县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1984年4月至1987年4月,任巍山县首届政协主席。1987年7月退休,2010年12月3日因病逝世,享年84岁。 

    毕学书参加工作30多年,执行党和国家的各项方针政策,坚持党性原则,遵纪守法,清正廉洁,积极拥护和投身改革,为巍山的发展作出了积极的努力。尤为可贵的是,身为一名县领导,继承和保持党的艰苦朴素光荣传统,不依仗权势谋私利,赢得干部和群众的好评。为官34年退休后,返回高寒山区旧居简屋度晚年至终,精神令人敬佩。”

    “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在晚年,毕学书仍然以一名普通劳动者的形象,默默地奉献着,辛勤地耕耘着。“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他用自己的一腔热情和实际行动做到了对人民尽情、对社会尽力、对党和国家尽忠,同时也换来了群众的理解、支持和尊重——这就是夕阳的光和热。

 

来源:云岭先锋网